火针能“刺绣” 铁笔亦“生花”

土豪捕鱼 2019-07-11 18:1351http://www.argoykt.com/admin

陈培德展示其作品

火针能“刺绣” 铁笔亦“生花”

陈培德作品

火针能“刺绣” 铁笔亦“生花”

陈培德作品

个子高,背也有些驼了。“70岁了”,他伸出右手稍稍比划了一下。

我清晰地看到,他的无名指和小指紧贴在一起,向内呈弧形弯曲。“十六七年了,天天烙十来个小时,下面的肌肉僵了,伸不直了,这就叫‘烙画手’吧。”他淡淡地说,然后摇摇头。

如今,他一个人住在一栋老式的独院里。一进院,明显感到很冷清,没有烟火气。

客厅里挂满了烙画,摆设有些凌乱。“老伴给孩子看孩子去了,家里就我一个人,除了烙画,我没啥爱好,吃饭就是凑合吧。”他看出了我的心思,解释了一下。

这个人就是陈培德,德公烙艺馆馆主,“陈氏宣纸烙画”创作艺术家。如今,他的作品已入选由美国、法国、德国、荷兰等国际邮政部门发行的以“世界邮票上的中国文化”为主题的纪念册,并获得“中国美术书法国画大赛”一等奖等近10项国内外大奖,其本人还被吸收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、中国农民书画研究会会员等,并被录入文化部文化艺术人才库。

A 烙艺溯源

烙画是一门古老的艺术。源于西汉、盛于东汉,距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。

烙画古称“火针刺绣”,过去都是在木、竹、骨和葫芦上烙。由于连年灾荒战乱,曾一度失传,直到清光绪三年,被南阳一个叫赵星的民间艺人重新发现整理,逐渐形成以河南、河北等地为代表的几大派系。

烙艺在河南“扎根深”,多被木匠艺人拿来烙家具。倘若有新婚的人家,陪嫁的柜子上烙几个鸳鸯或者凤求凰啥的,那在以前是很有面子的。手艺好的烙艺师,每年的“档期”排的都很满,也很受人尊重。陈培德的祖父就是其中一位。

据陈培德回忆,小时候,祖父经常被即将有喜事的人家请去,用烙铁在家具、木梳、扁担上烙下喜庆图案,每烙一件,人家就会像宝贝一样的收藏好。一晌忙下来,主人家早备好了饭菜,陈培德往往也能跟着混点好吃的。对于刚建国不久那会,能混点好吃点那是莫大的幸福。儿时的幸福往往能够不知不觉间引导人走向那条“心中的路”,其实,这也是心灵的烙痕。

1965年,在辽宁当兵的陈培德偶然在街上见到一家用电烙铁作画的店铺,这在当时很多农村地区尚没有通电、以传统“火烧烙铁”的年代,给陈培德留下深刻影响。

回到部队后,陈培德便买了电烙铁在废旧的木板上练习,一来二去手法日渐娴熟,在部队里小有名气。在当时流行自己打家具的年代,不少战友争相带着自己的木材让陈培德烙画,看着自己的手艺被战友收藏,陈培德很有成就感。

在部队,陈培德的技术日益精进。

B 春风二度

退休是人生的第二个春天。

陈培德退休前,由于工作繁忙,烙画数量不多,创作基本处于搁置状态。

退休后,做什么?烙画无疑是首选。陈培德说,要在人生的第二春开启艺术的第二春。

军人的秉性就是干脆朗利,说做就做。当然,退休后,心无旁骛的他对烙画的进展及自己以后的路也进行了研究和规划。

童年时,祖父烙画是用钳子夹着用火高温烧过的大烙铁在木板上烙,十分不灵便。后来,有了电烙铁,便轻便了很多。工具越进展越轻便,烙画的载体能否也同样进展呢?他对此进行思考和尝试。他买来木板、竹片、卡纸,一次比一次薄,一次比一次难烙。

烙画创作在把握火候、力度的同时,注重“意在笔先、落笔成形”,烫出丰富的层次与色调。为展现出丰富的层次感,在卡纸上烙画创作时,他有时一站就是一大晌,不喝水,不吃饭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。具有较强立体感,酷似棕色素描和石版画的卡纸终于创作成功。这些作品,已颇具大家气象。

但是,陈培德不想,更不敢止步。陈培德说,烙画的工具和载体,决定烙画艺术必将被归为工艺类别,只有在纸张上烙画才可能将其归结为书画创作艺术类别。但是如果在宣纸上烙画,那难度之大可想而知,因为这是前无古人的探索,成功率更难把握。但是如果不进行探索,烙画在书画界的地位很难再有大的提升。

推动烙画的艺术创作水品进一步提升,这是陈培德的努力方向,更是实践方向。

第一次,他就买来了整刀宣纸。

制作烙画讲究阴阳明暗的对比。由于烙画的不可逆性,创作者用笔的力度、角度,烙铁温度的高、低、轻、重、缓、急,都会对烙痕的颜色明暗及走势产生影响,纸烟弥漫,宣纸上便有万千气象。

神算子论坛_网赌网站排名:火针能“刺绣” 铁笔亦“生花”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神算子论坛_网赌网站排名 版权所有 备案号:鄂ICP备12013458号-2 鄂公网安备61032703000320